课本令人想起考试的噩梦,却是每个人难以避免的「童年回忆」。 走进湾仔富德楼的「旧课本展示馆」,有如学生走进教员室一样,但没有战战兢兢,开门的正是「班主任」刘智聪,这个名字,同学中总有一个半个。生于七十年代的他,笑言在学生时代是班房的隐形人,以前不喜欢读书,成长于长洲的他,自少已每天搭乘小轮转地铁往北角上学,他来说,校园的记忆,就是「无止境的旅行」。

 

Textbook 01

 

拾荒摄影师  旧课本与对的人联机

今天刘智聪「重拾」旧课本,缘于摄影,「我在九十年代时到旧区拍摄,直至2005年做第一次个人摄影展,希望从旧区拍摄中寻找一个主题,作为摄影展的大方向,最后便想到以『荒废学校』为主题,因为学校是我们发生很多『第一次』的地方,开心与不开心的回忆,而且人人都不可避免要入学校『读书』,相信学校主题,大家都有共鸣。」此后,他亦开始搜集有关学校的旧东西,俨如捡破烂般,到天光墟、二手店、网上竞投,甚至到垃圾堆寻找「宝物」,由最初网上平台,到实体展馆形式开设「旧课本展示馆」,除展示校园回忆外,更希望遇上「对的人」,导赏他了解更多昔日校园的故事,当中包括读过某课本的学生、编制教科书的编辑、用个某种文具的人等。

 

「书信」独立成科

时代反映在尺牍里 大雅科学、现代社会、新编中国历史……展馆中央放满旧课本,当中有一本叫「尺牍」的课本,若生于六七十年代,大概会知道,这是教人写信的课本;「尺牍」是古人书写的工具,是用特定规格的木板经刻写文字后制成的书籍形式。翻开尺牍,发现用字并不浅白,上款下款称谓用字,都十分讲究,踏入WhatsApp实时通讯的年代,写信,的确久违了,但在科技落后年代,一封信既要工整有礼,更是沟通的重要工具。不过,以「旧课本」为主题,却吓怕小孩子,反而是上年纪爸爸妈妈,却从陈列的旧课本寻到可堪回味的片段,「小朋友来到看见全是书本,觉得『中伏』,但妈妈却津津乐道,甚至会带婆婆上来,变成了上一代的亲子活动,拉近彼此关系。」

 

Textbook 03

生于六、七十年代的朋友,大概会知道「尺牍」是什么,是教人写信的课本,后来书信已经纳入中文科里实用文作的一种,不再独立成科,而以书信沟通的时代亦已经过去。

 

一本书教百样人

课本意义再增值 展馆布置既像教员室,又像政府部门,除了旧课本,还有跟校园有关的物品,例如教学画布、文具及练习簿、比赛奖杯、成绩表,甚至黑白毕业相等,「部份是自己储起的,也有是有心人送的,例如枱櫈都是以前学校及政府用的款式,其实是惩教署犯人制作的,现在已经没有,有时代意义,又好像不同年代的教学画布,由最初纯粹的工笔画,到后来的卡通式的图案,以至台湾及英式的教学画布,都反映了时代的演变。」刘智聪同时亦思考教育制度,觉得有很值得反思的地方,「以前有村校、有天台小学,大家都是读同一个课程,但校园条件却不尽相同,香港看似很细,但学校种类都很多,而在香港的考试制度下,一班四十人,无论聪明与否,都是在同一课室读同一本书,考试高分才可升班……」

 

常说一样米养百样人,其实一本书也教百样人,同一本书放在不同时代,其价值不仅在于传授知识本身,放诸不同时代,知识未必增值,但精神意义上,却是逐点增值。

 

撰文:Rachel Leung

摄影:Mody Leung

 

INFO

旧课本展示馆

开放时间:14:00-19:00 (星期六及星期日)

地址:湾仔轩尼诗道367号富德楼10字楼

查询:www.facebook.com/oldtextbooks

  
编辑:Webmaster

相关文章